作者:

时间的表达方式似乎很简单,所以很多人认为时间应该是很容易翻译的。其实不然!

Time

时间的流逝虽然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文化塑造了人们不同的时间观念。如何看待及使用时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跨文化交流,尤其是当你出国旅行,或者当你与来自不同时间文化的人进行社交活动或做生意时。

正如美国人类学家霍尔(E.T.Hall)所说, “时间会说话,它比有声语言更坦率,它所传达的信息响亮而清晰,因为它既不像有声语言那样被意识所控制,也不容易使人产生误解,它往往能揭穿言辞所表达的谎言。”各个文化就像拥有自己的语言一样,拥有自己的 “时间语言”,对时间的态度和解释有其特定的文化背景,“时间语言”不是通过有意识的“学习”得来的,而是在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地“习得”的。

让我们来看看不同的语言和文化中,对时间的不同感受吧。

单元时间与多元时间的习惯差别

人类学家将不同文化的时间习惯划分为单元(monochronic)和多元(polychronic)两类。单元时间文化认为时间是一条线,是单向的,因此在单一时间内只能做单一的一件事情。他们把时间看做一种有限的资源,可以被“节省”,可以“花掉”,也可以“浪费”。在单元时间文化中,如英国和美国,人们做事严格按明确的时间表进行,并强调阶段性的结果。他们认为时间是有形的,因而讲究做事的效率。

而多元时间文化则认为时间是由点构成的,因此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同时做多件事情,被其他事情打断也很正常,并且在遵守时间上灵活度较大,只强调在最终期限内完成所有任务,并不看重阶段性结果。他们认为时间是无形的,强调“以人为本”,不十分讲究做事效率。印度、墨西哥、希腊,以及中东、亚洲和非洲的许多国家都属于多元时间文化体系。

例如,在西方举行会议,如果你迟到 5 分钟,你必须作出解释;如果迟到 15 分钟,将是无法接受的。而在多元时间文化的国家,如果会议 8:30 开始,那么有些人 8:45 到也不足为奇,甚至有些权力大的人物会故意推迟去参加会议,以显示他们很忙,脱不开身。

线型时间与环型时间的利用差别

西方文化视时间如直线延伸,单向飞逝,去而不返,因而向前看,着眼于未来。而在亚洲以及北美一些土著文化中,则视时间如圆环旋转,冬去春来,周而复始,故而常常向后看,立足于过去。

“在西方世界,任何人都难逃单向时间的铁腕控制。” 民间谚语“岁月不待人” 也说明,线式时间取向使西方人总觉得时间一去不复返,因而有强烈的紧迫感。而昼夜更替、四季轮回的环型时间观使中国人在总体上有时间充裕感,做事慢慢来是一种主要倾向。

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国际交流的日益增多,中国的时间观念也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有调查表明,时间观念与经济发达的程度有关,在中国像北京、上海、深圳等经济越发达的地方,人们的时间观念越强,人们也越能遵守时限。

语言可以改变对时间长度的感知

有趣的是,你所说的语言也会改变你对时间的看法。例如,英语国家的人倾向于把时间视为一段距离。当人们加了一天班之后,会说“真是漫长的一天”(what a long day)。瑞典语也是如此。

但在其他语言中,如西班牙语和希腊语,则会说“真是满满的一天”(what a full day),他们把一天称为“满”(full)而不是“长”(long),就好像时间是一个容器。

那么这又会如何影响我们对时间的感知呢?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向瑞典语和西班牙语的测试对象展示了一系列动画。第一组显示不同长度的线条在屏幕上延伸。第二组动画则是向一个容器中注入液体。所有动画都是 3 秒钟,但测试对象没有被告知。他们只是被要求估计用时多少。

结果是,不管线条变化多快,西班牙人都能估计出 3 秒时间,而瑞典人则根据线条最后的长度得出不同的结论,线条越长,他们感觉到时间越长。反之,在容器注水的实验中,西班牙人很难估计出准确时间,而瑞典人却轻而易举。

时间观念可以影响生活节奏

不同的时间观念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是巨大的,涉及方方面面,从我们走路的速度,到钟表的准确度,以及人们的生活节奏等。

那么哪些国家是最快的?研究员 Robert Levine 博士通过测量人们的步行速度、工作速度以及公共场所的钟表准确度等变量,对比了 31 个国家的生活节奏。据他的评估,瑞士、爱尔兰、德国、日本是生活节奏最快的国家。生活节奏最慢的国家是叙利亚、萨尔瓦多、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

翻译时间没那么简单

由于不同文化中对时间的不同看法,人们口中所谈论的时间似乎要比看起来更难以翻译。例如,在 Robert Levine 的《时间地图》(A Geography of Time)一书中,作者讲述了一名商人在俄罗斯赴约迟到的故事:

他的向导对出租车司机说了一句俄语(Pah yeh kaly),直译过来意思是“昨天就到了”(Get there yesterday),或者从字面上来看,“我们走了”(Let’s went)。他的向导告诉他说,“快点”(hurry)和“迅速”(rush)这些词语的字面翻译在俄语中并不能传递出“紧急”的含义。如果只是跟司机说“尽快到那里”,那么可能会比原本预计的时间还要晚。

这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说明了为什么在翻译时间时不能简单地将一个单词替换成另一个单词,而是要根据当地的语言和文化,了解人们对时间的态度及其使用时间的方式,用符合当地人习惯的表达来进行沟通,这样才能减少因时间观念差异而带来的跨文化交际障碍。

 

Related:  《伊苏8》游戏因修复本地化问题可能延期至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