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文版

近日,CSOFT 华也国际与北京大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李沉简博士就远程教育问题进行了探讨。受 COVID-19 疫情影响,许多人开始远程办公和在线学习。李博士作为大学的一名医学研究员,同时也是广受赞誉的教育工作者,对远程教育的未来有着独特的见解。很荣幸有机会与李博士一起聊一聊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CSOFT:让我们先从最难的问题开始。李博士,您认为远程学习有哪些弊端?

李博士:当然,人类特有的心理和生理特点使得面对面的交流是不可替代的。如果你坐在我旁边一米远的地方和我聊天,这跟视频聊天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不过,我认为大部分课堂内容都可以通过视频的形式传递给学生,你可以分享你的屏幕,播放电影和视频。但有一点需要注意,我上课时曾让学生打开他们的视频,而许多人调成只显示名字的黑屏,我只能说,“你们这样对我不好,因为我不想面对一块黑屏幕!我需要看到你们,咱们得有表情交流!” 这些在 Zoom 上其实都是可以实现的。

CSOFT:确实如此!很高兴咱们现在能有表情交流,在学习过程中这的确很有帮助。那么,您认为远程学习有哪些优势呢?

李博士:远程视频课程实际上在很多方面都做得很好。我给你举三个例子。首先,作为一名教师,你需要关注你的学生是否在认真听讲,并随时调整你的讲课风格,以保证课程顺利进行。你得确保课上所有的大事小情都得到妥善处理。而通过 Zoom 上课时,学生们可以互相回应。他们可以用拇指向上或向下的手势点赞或者表示不满。我在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给一个班的学生做关于全球公民权的演讲,过了一会儿,全班同学都在屏幕上竖起了大拇指,我就知道,他们听明白了,而这也不会打扰我的进程。

其次,学生之间也可以互相交流和提问,而不会影响其他人。他们可以只跟我交流,也可以和班上其他同学交流。有一次我们在谈论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一个学生说:“我找不到你们说的那段,“虽然我和许多学生都用今年新版的课本,但有些同学买到的还是旧版。他在 Zoom 聊天中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其他同学就告诉他,他使用的是不同的版本。他们帮他很快找到了这段文字,这样就快速解决了问题。

最后一个例子是,我们在网上保存课程很容易,这样就能帮助不同时区和国家的学生随时观看。例如,我们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有些已经回到中国、日本、韩国、非洲和欧洲的部分地区。虽然他们可以在凌晨 3 点起床在 Zoom 上课,但是如果他们错过了时间,也可以很容易找到视频录像,然后点开回看!这些都是远程学习的优势。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视频的形式是一种重要的补充或替代,其应用越来越广,无论是教育界还是商界。

CSOFT:哇,通过 Zoom 来上课有这么多好处!尤其是从教育者的角度来看,一些行政管理的工作轻松多了!在地球的两端,人们可以一起上同样的课程,也可以保存下来,将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观看!最后,您还有什么想分享的吗?

李博士:是的。华盛顿大学的一位朋友和我刚刚提交了一份经费申请,项目名称是 “COVID-19 疫情后的教育探讨”,这是一个多机构、跨国家的合作项目,主要关注高等教育,提出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比如,让学生返校后大班课程怎么上,以及如何控制食堂、宿舍或浴室的人员密度等许多问题。这是七位来自美国、加纳、中国、巴西和欧洲的教授的共同努力,我们都是朋友,在互相聊起 COVID-19 之后的教育问题时产生了这一想法,就举办了一个 Zoom 网络研讨会,参与度很高。所以,那时我们就说,为什么不更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呢?于是我们便一起申请了研究项目经费。

CSOFT:太棒了,李博士。你们有着巨大的热忱,共同努力,这真的令人鼓舞!您对视频聊天平台应用于远程教育的见解,对于那些思考疫情之后的教育未来的人很有帮助。希望你们的团队在申请研究经费的过程中一切顺利,以便更深入地研究我们这个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再次感谢您抽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Related:  2019年世界品牌500强出炉,中国哪些品牌入围?

Leave a Commen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