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文版

如果你最近一阵子成了一个在线娱乐消费者,那么流媒体行业的火爆也就不足为奇了。HBO Max 刚刚成为目前许多可供订阅的流媒体 “频道” 中的一个,最令人感到意外的不是有这么多内容可供选择,而是消费者愿意同时购买许多竞品。
流媒体作为看电影和电视节目的主要渠道越来越受欢迎,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它在更广泛的娱乐行业中一直扮演着传统角色。从这个角度看,它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将在 COVID-19 大流行之后得以持续。
许多人并不知道,流媒体一直都是中等预算的电影业堡垒,把那些不具备大片地位的片子带给观众并且盈利,在这方面,流媒体起到了后勤保障的作用。这类电影,既不是低成本的独立电影,也不是大成本的好莱坞热门电影,现在很少出现在影院。比如最近明星云集的《利刃出鞘》(Knives Out),乔丹·皮尔(Jordan Peele)的作品《我们》(Us),以及恐怖电影《玻璃先生》(Glass),这些都是以低于 6000 万美元的价格制作的。尽管投资令人望而生畏,但这些影片仍然削减了中等预算类影片的成本。
影院根本没有足够的排期来放映这些电影,制片厂往往认为这些电影是危险的投资。因此,中等成本的电影通常直接出售给流媒体服务公司,与影院不同,流媒体的受众更容易捕捉、范围更广,也更国际化,使用的语言更多。一些发行商,比如派拉蒙和 A24,现在甚至有了专门为流媒体平台制作原创电影的交易。
在大流行病期间,专为流媒体平台制作或出售的内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观众数量。现在几乎所有的观众都被要求居家隔离,因此,对于有着全球野心的电影制作人来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2018 年,Netflix(奈飞)首席产品官宣布,希望制作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节目,并向国际观众推销。这暗示着,Netflix 正制定一项战略,为更多高质量的外国电影提供资金,这一点后来得到证实。一些欧洲影视剧,如《黑暗》(Dark)、《巴比伦柏林》(Babylon Berlin)、《金钱劫案》(Money Heist),在全球都很受欢迎,高达 90% 的观众都是从原创国以外的地方观看的。
在流媒体出现之前,电影在国际上,尤其在美国市场,很难做得这么好。电影《寄生虫》(Parasite’s)今年历史性的获得奥斯卡奖,上一次还是 20 年前李安导演的电影《卧虎藏龙》获奖,可以看出美国消费群体对外语片很不敏感。随着科技的发展,字幕、配音和媒体本地化的出现——不仅是为其他国家的剧院观众提供观影便利,这也是电影制作人和发行商的盈利战略。
对于那些从未在影院上映的电影(在 COVID-19 疫情期间,每部电影都是如此),流媒体同样可以吸引很多观众。正如我们一直强调的,在娱乐业,创译对于适应海外市场和外国消费者的文化差异至关重要。CSOFT 华也国际的专业语言学家将语言和文化完美结合,提供超过 250 种语言的高质量字幕和配音。凭借由专业语言学家和前沿翻译工具及流程组成的庞大网络,CSOFT 华也国际可以帮助众多优秀电影在越来越流行的流媒体平台上走向全球,并为它们注入新的活力。
Related:  对话北大教授李沉简博士:疫情后的远程教育何去何从?

Leave a Comment

评论